中文|English

 
首页>信息速递>师生园地
 
中国传统文论话语“存活”路径探析(古风)
发布日期:2014-03-13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  

  中国传统文论话语“存活”路径探析

  □ 古

  学界普遍认为,中国现代文论使用的是外来话语,传统文论话语基本上没有进入现代文论体系,也就是说消亡了。难道真是这样吗?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,因而提出了“存活”的新概念。所谓“存活”,主要是指古代文论的一些传统话语并没有消亡,而是被“隐性传承”了下来,以及在现当代文论和批评中的使用情况。我们认为,确实有一些传统文论话语并没有消亡,还“存活”在现当代文论和批评的话语之中。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。不过在目前的文学理论研究中,人们对于这一事实有所忽视,形成了学术研究上的一个盲区。因此,我们发掘出中国传统文论话语“存活”的文艺学现象。

  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,始终伴随着“传统”与“现代”的矛盾和冲突。诸如“五四”时期的“打倒”传统、“文革”时期的“批判”传统和新时期的“反思”传统等。因此,中国的现代化是以疏远传统和搁置传统为沉重代价而进行的。这就给人们造成了一个错觉,即认为中国现代文论是利用外来文论资源建构起来的。这样就忽视了中国传统文论话语的存在。我们认为,虽然“传统”成为“现代化”运动的对立面和被否定的对象,但是我们却始终没有抛弃传统。就是说,中国传统文论话语虽然被边缘化了,但是却并没有消亡,而是还“存活”着。经过调查,我们发现:目前大约有134个传统文论话语还存活在现代文论与批评之中,其中常用文论话语有56个。这些话语主要是围绕着“诗”、“文”等正统文学所展开的,真正是属于“诗文评”的理论话语。这与我国传统文论的基本状况是十分吻合的。因此,中国传统文论话语的“存活”是一个客观存在着的事实,是一个被学界长期以来忽视了的文艺学现象。我们将这个文艺学现象发掘出来,就是一个新的发现,也是对于中国文论研究的一个新的贡献。

  中国传统文论话语是通过以下路径“存活”下来的:

  1、它们存活在汉字文献之中。近百年来,我国虽然经历了从古代汉语到现代汉语、从繁体汉字到简体汉字的变通和转型,但是汉语和汉字的本质没有变。这样以来,就为中国传统文论话语的“存活”提供了根本的条件和保障。

  2、它们存活在高等教育之中。这主要体现在“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”、“中国古代文学理论”、“中国古代诗学”、“中国古代小说理论与批评”、“中国古代戏剧理论与批评”等一系列本科生和研究生的专业课程教学中。通过教学,使中国传统文论话语深入人心,获得了传承和再生的机会。

  3、它们存活在学术研究之中。20世纪关于中国传统文论的研究,出现过三个高潮:即19201930年代,随着高校教学的需要,出现了“中国文学批评史”的研究热潮,陈钟凡、郭绍虞、罗根泽、朱东润、方孝岳、傅庚生等都有著作出版;1960年代,为了摆脱“苏联影响”,在周扬主持下统一编写文科教材。周扬说,编写教材时,不仅要“一手伸向外国”,还要“一手伸向古代”,要整理我们的“理论遗产”,要总结“中国文学的经验”,要发展“中国的文艺学”。这个时期,先后出版了《中国历代文论选》(四卷本)和“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专著选辑丛书”等,带动了古代文论研究;在1980年代以来,古代文论研究达到了高潮,发表的论文和出版的专著如汗牛充栋,难以精确统计。这些研究不仅将中国传统文论话语传承了下来,而且将其直接带进了现代文论和批评之中。

  4、它们存活在外国文论的翻译之中。在用汉语翻译外国文论话语时,实际上是将外国文论话语转换成汉语文论话语。翻译的过程就是中(汉语)外文论的对话过程。大致说来,主要有三种类型:一是运用中国传统文论中已有的话语翻译外国文论话语。诸如“诗”(poem)、“散文”(prose)、“小说”(novel)、“形象”(image)、“意象”(imagery)等;二是虽然在中国传统文论中找不到“对等”的话语,而是运用其他中国古典文献话语来翻译外国文论话语。诸如:“文学”(literature)、“风格”(style)、“想象”(imagination)、“典型”(typical case)等。这些古代话语虽然不是文学话语,但是通过翻译(意译)外国文论话语便存活了下来,成为中国现代文论的常用话语;三是根据汉语构词法则,运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汉字组合成一个新词,用来翻译(意译)外国文论话语。诸如:“纯文学”(belles lettres)、“灵感”(inspiration)、“现实主义”(realism)、“浪漫主义”(romanticism)、“意识形态”(ideology)等。这些外国文论话语已经“中国化”了,成为中国现代文论的主要话语。

  5、它们存活在古今转换之中。中国历代文论家既重视对于传统文论话语的继承,又勇于创新和发展。所以,中国传统文论话语才能够穿越数千年的茫茫历史烟云而存活至今。诸如:“诗”、“文”、“情”、“景”、“言志”、“传神”、“意境”、“神韵”、“境界”、“比兴”、“豪放”、“婉约”等中国传统文论话语,就是从古代一直传承下来的,至今还存活在中国现当代的文学理论和批评中。

  6、它们存活在当代学者的运用之中。中国传统文论话语之所以是“话语”,就因为它们在现当代的文学对话中没有退场,没有失效,仍然发挥着比较重要的作用。如篮华增运用“意象”、“意境”、“有我之境”、“无我之境”等意境系列话语,评论云南当代藏族诗人饶阶巴桑的诗歌作品。又如港台学者黄维樑用《文心雕龙》的“六观”话语评析台湾当代作家白先勇的短篇小说《骨灰》等。因此,判断一个传统文论话语有无生命力,关键是要看今人是否还在使用它。如果使用,它就能够存活,它的生命就能够得以延续。

  总之,中国传统文论话语采取了“隐性传承”的方式存活了下来。从表面看来,“传统”好像不复存在;其实,从深层来看,“传统”并没有远去,而就在我们身旁。因此,在中国现代文论话语中,还延续和传承着传统文论话语的文脉。

(原载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专刊》2013年第47期)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联系地址:扬州市四望亭路180号  邮箱:zhongwen@yzu.edu.cn  联系电话:0514-87975502 87975528  传真:0514-87315543
版权所有:扬州大学文学院 Yangzhou University College of Humanities  网站地图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