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动态 返回首页
苏州大学丁治民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
发布日期:2017-06-15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6月9号下午,苏州大学丁治民教授应邀为我院师生做了一场题为《敦煌本王韵相关问题研究》的讲座,文学院院长陈军教授主持此次讲座。

  丁治民教授主要从事汉语史教学与研究。丁教授以三篇论文为主线来展开讲解。第一篇是《敦煌本王韵作者为王仁昫质疑》,丁教授指出,周祖谟先生认为敦煌本王韵和宋跋本王韵两书收字多寡有所不同,那是否还存在与字数相关的其他的不同呢?丁教授以此为研究的出发点,并把宋跋本王韵与敦煌本王韵作了穷尽式的考察,得出敦煌本王韵与宋跋本王韵在字数方面有如下几点不同:一、敦煌本王韵增韵字,通过穷尽式的对比分析,丁教授发现了127字;二、敦煌本王韵删韵字,丁教授找到了28个删韵字,包括因误而删和因异体而删两个方面;三、敦煌本王韵补训释,在韵字的训释上敦煌本王韵比宋跋本王韵多206字;四、敦煌本王韵增或作、亦作,亦作数多216字,或作数多61字;五:敦煌本王韵增纽,总计纠正8纽,增补24纽。丁教授最后得出结论:敦煌本王韵当为宋跋王韵的增修本。宋跋本《刊谬补缺切韵》作者当为王仁昫,敦煌本《刊谬补缺切韵》所据底本的作者应为王仁昫,但增修本《刊谬补缺切韵》的作者定非王仁昫。

  接下来,丁教授又热情洋溢地为我们讲授了另外一篇论文:《床(三)禅二母及关系例证考》,丁教授告诉我们从非、敷、奉、微、娘均来源于同部位的纽,由此可以推论,床纽当来源于三十纽中齿音中的某一纽,床纽来源于何纽却没有明确的结论。高本汉等人认为床母为齿音浊塞擦音,与清塞擦音照、穿相对应,而禅母为齿音浊擦音,与清擦音审母相对应。1947年陆志伟提出了相反的理论。早在1941年,周祖谟先生著文《禅母古读考》,指出禅母古读与定母之关系最密,定母为塞音,禅母从上古到中古的塞音不可能一下子就变为擦音,演变为塞擦音应较为合理。后来丁教授在两种王仁昫《刊谬补缺切韵》中发现一则船母是从禅母分化出来的例证,进而得出了床(三)归禅的结论。

  紧接着,丁教授进一步补充了敦煌本王韵与宋跋本王韵之间的关系问题,讲述了《敦煌本王韵为宋跋本王韵增修本考》,进一步从增韵字、删韵字、补训释、增补韵四个方面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,从而得出:“敦煌本王韵为宋跋本王韵增修本”的结论。丁教授的讲解深入浅出,同学们深受启发。

  在交流环节中,同学们表现得非常积极,向丁教授请教有关敦煌本王韵与宋跋本王韵的相关知识。从丁教授身上,同学们看到了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,大家都颇受启发!在热烈的掌声中本次讲座圆满结束。

 

  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