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动态 返回首页
中国社科院李建军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
发布日期:2017-07-25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 6月24日上午,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当代文学研究室主任、博士生导师李建军教授应邀为我院师生带来了题为《陈忠实对“文化心理结构”概念的利用及误解》的学术讲座,此次讲座由张堂会教授主持。

  李建军教授以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作为切入点,梳理了陈忠实的创作历程,重点强调中间的两次“蝶变”。第一次“蝶变”就是在阅读大量的经典名著,尤其是契诃夫和莫泊桑的作品的基础上,陈忠实在契诃夫那里看到了人类的精神世界,在莫泊桑身上学到了小说书写的“结构”设计。第二次“蝶变”是在创作《白鹿原》时期,陈忠实在阅读李泽厚《美的历程》之后开始全面质疑以前的价值观以及僵化的写作模式,在作者本人的“生命体验”和“文化心理结构”这两个新的概念指导作用下,《白鹿原》诞生了。

  “文化心理结构”是李泽厚在《美的历程》中提出的一个观点,阐释了先秦孔学对中国人性格形成产生的决定性影响。李教授认为李泽厚为孔学正名,一扫其从“新文化运动”开始一直延续至“文革”时期遭到的贬低与践踏的耻辱,是值得肯定的,但“文化心理结构”在承认国民性格共性的前提下,忽视个性,忽视“新人”与“旧人”的区别,实质是一种缺乏动态感、历史感和现实感,固态化、普遍性、封闭性的保守理念。他以《红楼梦》中晴雯和袭人、宝钗和黛玉为例,这些人物首先吸引读者的是他们在具体环境下的个性,研究他们性格的共性毫无意义。

  李建军教授认为在《白鹿原》中,陈忠实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,同情所有人的不幸,一方面确实实现了其第二次的“蝶变”;但抱“怀古之幽思”,塑造了朱先生、白嘉轩等最后一群身上具有旧式“仁爱”品质特征的人,最终使其陷入共性与个性、静态与动态的矛盾之中。行动的勇气与更加完善的理论基础的缺乏,使得陈忠实最终不能像雨果、阿列克西耶维奇等世界文学大师一样达到豹变的高度和深度。

  李建军教授的演讲理论与实例相结合,旁征博引,深入浅出,尤其是提问环节妙语连珠,语气谦逊但态度鲜明,现场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